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身体要留给爱的人
身体要留给爱的人
史莱克学院。

  院长室内,几人或坐或站,都在焦急地等待着。忽然,门开了,大师玉小刚走进来,神色黯然。

  房中众人见有人进来本都是眼睛一亮,可是看到大师的脸色,心里不由得又是一沉。

  「怎么样,比比东还是不肯放人吗?」柳二龙脾气最为火爆,小舞又是她的干女儿,明知希望渺茫还是忍不住问道。

  大师的眼神一直凝视着地面,闻言只是缓缓地点了点头。

  唐昊大闹教皇殿事件已经过去了两年,唐三和小舞被武魂殿羁押,此间音信全无。大师数次前往教皇殿要人,却只被告知两人生命暂时无碍,连比比东的面都没见到。

  而史莱克七怪的其他成员也都明白了有实力才有发言权,戴沐白和朱竹清重返星罗帝国,一心争夺皇位。此前他们虽对权位兴趣缺缺,只想浪荡江湖,但是只要成为了帝王就能对武魂殿施压,有望救出唐三小舞二人,此次回国势在必得。

  奥斯卡跟宁荣荣一起回到了七宝琉璃宗,宁风致对他的加入十分满意。虽然因为奥斯卡食物系魂师身份的关系不打算把女儿嫁给他,但是也打起了把优秀的内门女弟子许配于他的算盘。

  马红俊则是则是独自一人踏上了征途,他不像其他六人都有了心仪的对象,除了增长实力和见识,还幻想着能在游荡时找到自己的真爱。

  正在弗兰德等人安慰大师之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除了黄金铁三角,其他人都给我出去。」

  众人都是一惊,要知道如今弗兰德和柳二龙的实力均已达到了魂斗罗水平,弗兰德还是敏攻系,对声响尤为敏感,有人无声无息地进入院长室自己却完全有察觉,来者的身份不言自明。

  弗兰德刚刚闪过武魂殿派封号斗罗来史莱克学院杀人封口的念头,看到这个不速之客的样貌才稍微松了口气。原本招牌式的绿发在唐三的治疗下如今已回复成乌黑,一身毒气的风貌倒是不改当年。

  「不知毒斗罗大驾光临,有何见教?」弗兰德恭恭敬敬地问道。虽然独孤博名义上是史莱克学院的高级顾问,但他向来自视甚高,不与众人来往,只是碍于唐三的情面才偶尔来史莱克学院小住几日。自从唐三被抓后就从未露面,不知这次前来是喜是忧啊。

  「说过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独孤博冷冷地道。

  「独孤博,你别以为身为封号斗罗就可以为所欲为,上次的架还没算完,我们黄金铁三角可不是好欺负的!」柳二龙本就憋了一肚子的气,顿时就炸了。

  「我只问一句,你们想不想救小怪物?」弗兰德正想居中调解一下气氛,还没张口就被独孤博的话惊呆了。

  「你有办法能救小三?」大师不顾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冲到独孤博面前扯着他的领子问。

  独孤博没有回答,只是在房内缓缓扫视了一圈。

  赵无极和其余几个老师自己掂量了一下,独孤博要是真想对史莱克学院动手也不会在意他们几个,马上自动退出了院长室一时间,房里只剩独孤博和黄金铁三角四个人。

  「你们看,这是什么。」独孤博理了理被大师弄乱的衣领,从储物魂导器里拿出一件物事。

  那是一块小小的头骨,散发着浓郁的金色光芒……教皇殿高塔。

  从窗口可以看见外面漫天的星光,少女伸出右手,好像想抓住一颗星星。可是她很快就放弃了,用白皙的双手掬起一汪清水,任由水滴从手缝间滴落,在蜡光的照耀下,宛若细细的金沙。

  「小舞姐,水温还合适吗?」从门外传来怯生生的细微男声。

  「嗯,还行,辛苦你了,阿花。」小舞趴在浴缸边沿,望着夜空随口敷衍。

  「嗯,那就好,只要小舞姐你满意就好。」即使隔着一扇铁门,小舞也能想象到外面的男孩摸着头傻笑的样子。

  哥,已经过去两年了,你还好吗?

  小舞本以为自己难逃一死,被击晕的瞬间就做好了再也醒不过来的准备,可没想到武魂殿却没有立马杀了她,只是装上限制魂力流动的颈圈,把她安置在教皇殿顶部的高塔中,还专门派了一个名叫花晓镜的14岁少年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起初小舞并不知道唐三的生死下落,把一肚子的气都出在了花晓镜身上,虽然自己魂力全失,又隔着一扇铁门,不能拿他怎么样,言语间却尽是尖酸刻薄。

  一次趁他不备,一把抓住他从铁门底部的方孔递饭菜进来的手腕,本只是想吓唬吓唬他,却没想到这武魂殿里的少年魂力竟只有区区9级,一被控制住就不得动弹。小舞反应极快,马上使出分筋错骨的手法,逼他拿出钥匙。

  花晓镜叫苦连连,说明自己只是一介杂役,对钥匙的事一无所知。小舞全然不信,时间一长已是恼怒至极,略微用力便把少年的手腕掰脱臼了。花晓镜早已满头大汗,受了这一记重击忍不住放声大哭。

  这下反倒是小舞手足无措起来,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小舞姐,手底下尽是五大三粗的壮汉,就是被摔得七荤八素也不会喊出个痛字来,何曾见过如此场面。

  何况花晓镜本就身材瘦小,看上去倒像是自己把小孩子欺负哭了一般。

  眼看对方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无奈之下小舞只好把他的手腕复位,把自己想得到的安慰之语统统说了出来,如此温柔的小舞就连唐三都没见过。

  听着小舞轻言细语的安慰,手腕还被那双白嫩的小手轻轻抚摸,花晓镜不由得脸上一红,终于停止了哭泣。

  经过此事之后小舞对花晓镜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刻薄,两人每天会隔着铁门聊聊天,一般都是小舞在说,说自己的修炼、史莱克七怪的兄弟姐妹、史莱克学院的老师和同学……当然,说的最多的,还是她的三哥。

  花晓镜正处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因为没有天赋的原因,从小被人耻笑,这还是第一次有同龄女生愿意跟自己交谈,再加上当时在现场亲眼目睹了小舞被抓时使出的魅惑,顿时被这个亲切可人的小姐姐迷得神魂颠倒。

  眼看自己的心上人言语间满是对那个三哥的担忧,身形变得越来越憔悴,虽然明知道对方是自己(单方面)的情敌,花晓镜还是决定帮小舞一把。因为自己特殊的身份,花晓镜没过多久就把唐三被关在教皇殿底下的地下室的消息告诉给了小舞。

  听到这个消息,小舞失去神采的眼睛里顿时又有了颜色,抓着花晓镜放在铁栏上的手不住地道谢,羞涩的少年像往常被小舞戏弄时一样脸上爬满了红云。

  这座高塔本是专门关押罪人的忏悔室,却被前任教皇千寻疾改造成自己淫虐女性的春宫,日常设施一应俱全。经过花晓镜的争取,小舞还可以时不时地享受沐浴。

  月亮慢慢移到了穹顶,在浴缸边沿趴的久了,肩膀和后背也感到有些冷了。

  小舞微微调整了下位置,胸前的两颗蓓蕾轻轻擦过浴缸壁,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妙龄少女心中升起。

  心里想着那个不甚英俊却让自己魂牵梦萦的身影,娇嫩敏感的部位又被略微刺激,小舞一时间忍不住动情了。当初跟宁荣荣同住的时候,那个鬼丫头就经常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请求跟小舞一起睡,每次一时心软答应她,用不着片刻两人的内衣就被她脱得一干二净。小舞当时还没发育完全的乳鸽总是被她舔得湿淋淋的,两颗挺立的小红豆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小舞不明白宁荣荣为什么会对身为同性的自己产生兴趣,不过自己也不排斥这样的感觉,两人每每在互相摩擦大腿时达到快感的顶峰。

  其实宁荣荣还在黑市买了情趣玩具,想跟小舞一起享受巨物插入的滋味,不过这已触及到小舞的底线,再三拒绝了她的提议,宁荣荣一脸遗憾,只能作罢,至于她有没有自行尝试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自己的第一次,必须得给三哥啊。

  小舞仰躺在浴缸中,闭上眼睛,幻想着唐三抱住自己的身体,左手覆上一掌已经包容不下的玉峰,指尖轻轻地在乳珠四周画着圆圈,原本就已微微挺立的小红豆此时更是涨得发硬。右手则顺着光滑平坦的小腹一直延伸到蜜穴的位置,双腿自然分开,中指随即隐没在紧致的处女缝中。比之体温温度稍高的热水一起涌入,本就因渗出爱液变得有些湿润的花房完全被热水所浸染,手指无比通畅地越过层层褶皱的阻隔,在小穴里肆意扣摸玩弄起来。

  「哥,我好爱你啊—— 」小舞发出无意识的娇喘,手上的动作也变得越发粗暴激烈,左手揉搓着柔软的乳球,拇指和食指捏住细幼的乳头,一收一放地向外拉扯。尽管乳头被拽得生疼,小舞的呼吸却变得越发急促,右手轻轻翻开阴唇,将少女那颗敏感的小豆豆暴露在热水中,娇躯忍不住一阵颤抖。

  「要去了—— 要去了啊—— 」就在小舞不断刺激阴蒂,发出闷哼即将达到高潮的关头,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双眼睛正穿过铁门上的小孔注视着她所做的一切。

  视线的主人双目通红,压抑着自己狂跳的心脏和喘出的粗气,右手在股间有节奏地来回抽动。

  但是,全神贯注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一块天外陨石在突破大气层时崩裂四散,在漆黑夜空中散发出耀眼光芒的轨迹,其中一个小碎片的落点位置正是这座高塔的方向……

  同一时间,教皇殿大厅。

  室内灯火通明,比比东盘膝坐在大厅中央,已经完全进入冥想状态,四周坐着七位封号斗罗等级的强者为她护法。此时正是比比东向九十九级极限斗罗迈进的紧要关头,周围都是对她绝对服从,极其信任的心腹。

  这已不是她第一次挑战这个瓶颈,登上了教皇之位,各种合适的资源都会为她备齐,这几位护法也是她事先准备好的保险,以免突破失败遭遇不测。了小舞。

  听到这个消息,小舞失去神采的眼睛里顿时又有了颜色,抓着花晓镜放在铁栏上的手不住地道谢,羞涩的少年像往常被小舞戏弄时一样脸上爬满了红云。

  这座高塔本是专门关押罪人的忏悔室,却被前任教皇千寻疾改造成自己淫虐女性的春宫,日常设施一应俱全。经过花晓镜的争取,小舞还可以时不时地享受沐浴。

  月亮慢慢移到了穹顶,在浴缸边沿趴的久了,肩膀和后背也感到有些冷了。

  小舞微微调整了下位置,胸前的两颗蓓蕾轻轻擦过浴缸壁,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妙龄少女心中升起。

  心里想着那个不甚英俊却让自己魂牵梦萦的身影,娇嫩敏感的部位又被略微刺激,小舞一时间忍不住动情了。当初跟宁荣荣同住的时候,那个鬼丫头就经常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请求跟小舞一起睡,每次一时心软答应她,用不着片刻两人的内衣就被她脱得一干二净。小舞当时还没发育完全的乳鸽总是被她舔得湿淋淋的,两颗挺立的小红豆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小舞不明白宁荣荣为什么会对身为同性的自己产生兴趣,不过自己也不排斥这样的感觉,两人每每在互相摩擦大腿时达到快感的顶峰。

  其实宁荣荣还在黑市买了情趣玩具,想跟小舞一起享受巨物插入的滋味,不过这已触及到小舞的底线,再三拒绝了她的提议,宁荣荣一脸遗憾,只能作罢,至于她有没有自行尝试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自己的第一次,必须得给三哥啊。

  小舞仰躺在浴缸中,闭上眼睛,幻想着唐三抱住自己的身体,左手覆上一掌已经包容不下的玉峰,指尖轻轻地在乳珠四周画着圆圈,原本就已微微挺立的小红豆此时更是涨得发硬。右手则顺着光滑平坦的小腹一直延伸到蜜穴的位置,双腿自然分开,中指随即隐没在紧致的处女缝中。比之体温温度稍高的热水一起涌入,本就因渗出爱液变得有些湿润的花房完全被热水所浸染,手指无比通畅地越过层层褶皱的阻隔,在小穴里肆意扣摸玩弄起来。

  「哥,我好爱你啊—— 」小舞发出无意识的娇喘,手上的动作也变得越发粗暴激烈,左手揉搓着柔软的乳球,拇指和食指捏住细幼的乳头,一收一放地向外拉扯。尽管乳头被拽得生疼,小舞的呼吸却变得越发急促,右手轻轻翻开阴唇,将少女那颗敏感的小豆豆暴露在热水中,娇躯忍不住一阵颤抖。

  「要去了—— 要去了啊—— 」就在小舞不断刺激阴蒂,发出闷哼即将达到高潮的关头,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双眼睛正穿过铁门上的小孔注视着她所做的一切。

  视线的主人双目通红,压抑着自己狂跳的心脏和喘出的粗气,右手在股间有节奏地来回抽动。

  但是,全神贯注的两人都没有注意到,一块天外陨石在突破大气层时崩裂四散,在漆黑夜空中散发出耀眼光芒的轨迹,其中一个小碎片的落点位置正是这座高塔的方向……

  同一时间,教皇殿大厅。

  室内灯火通明,比比东盘膝坐在大厅中央,已经完全进入冥想状态,四周坐着七位封号斗罗等级的强者为她护法。此时正是比比东向九十九级极限斗罗迈进的紧要关头,周围都是对她绝对服从,极其信任的心腹。

  这已不是她第一次挑战这个瓶颈,登上了教皇之位,各种合适的资源都会为她备齐,这几位护法也是她事先准备好的保险,以免突破失败遭遇不测。合了银龙的躯干骨之后更是确定了我的设想,这两块魂骨除了各自拥有一个技能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的技能,融合了这两块魂骨的魂师,将会无视彼此之间的武魂契合度,必定能够施展出一个武魂融合技,而且如果其中有魂师的武魂是龙的话,还有一定概率能融合成金龙或银龙。所以……」独孤博随手一抖,头骨顿时落在了大师的手上。

  黄金铁三角看着手上的魂骨,都对独孤博投以感激的目光。要知道,魂骨可是魂师梦寐以求的至宝,更别说这块还是高达百万年的极品头骨。虽然一个人不能融合两块头骨,但如果独孤博把它留给自己的孙女,血亲间施展的武魂融合技必能令他的实力和地位大大提升。

  可他为了能够救出唐三,居然毫不吝惜地把魂骨无条件赠与了黄金铁三角。

  「我代表唐三,先行谢过毒斗罗大人的恩情了!」黄金铁三角对着独孤博深深地鞠了一躬。

  「跟我客气什么,我好歹也是史莱克学院的顾问。更何况等把小怪物救出来,让他亲自给我道谢也不迟。」独孤博老脸一红,他一向横行霸道,别人感谢他的情形可谓少之又少。而且他也不是一拍脑袋就决定送出这块珍贵的头骨,私下里苦恼了好久,最后才决定为了他唯一的朋友忍痛割爱。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就先让作为武魂融合技主导的小刚融合了这块头骨,再来研究怎么在黄金巨龙状态下与毒斗罗大人进行二次武魂融合。」在弗兰德的劝说下,大师马上融合了头骨,并在之后的三个月里潜心钻研这闻所未闻的魂技。

  而今天,就是验证这梦幻魂技的时刻!

  凭借着独孤博封号斗罗的实力和大师吸收头骨后施展出的更加强大的黄金巨龙,四人一举突破到教皇殿大厅。其实一方面也是他们运气好,平日里坐镇教皇殿四方的长老们今天正好被比比东叫来护法,而现在他们又正好因为史莱克学院四人的突袭元气大伤,否则就是能走到现在这一步,也免不了一番苦战。

  「比比东,今天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跟武魂殿作对,只要你们放了唐三和小舞,一切都好说。」大师在走进教皇殿的同时就理解了眼前的情况,此刻正是比比东实力最为薄弱的时刻,她能够暂避锋芒,就此放了唐三两人最好,如果不答应,自己手上还有一张王牌,这也是他们单凭四人就敢直闯教皇殿的最大保障。

  「你们连教皇殿的大门都敢砸了,还说不是跟武魂殿作对?更何况唐三还是唐昊的孽子,小舞只是区区一只魂兽,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我放了他们?」比比东恢复了往日的威严,直接顶了回去。

  「多说无益,大家都是魂师,就手底下见真章吧!」柳二龙才不想大师跟老情人多说废话,在她直白的挑衅下,双方的战斗一触即发!

  而正好在此时坠落的天外陨石,就好像上天赐予的宣战令,就在最近的一块陨石碎片坠地的瞬间,史莱克四人和比比东同时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呜啊!」随着某样东西落地发出的响声,门外同时传来了某人的惊呼。

  「是谁?!」一直沉迷于自慰的小舞转瞬警觉起来,双手抱紧胸口,向门外发话。

  「……」然而,回应她的只有一段长久的无言。

  「阿花,是你吗?」小舞感觉刚才的惊叫好像有点像花晓镜的声音,随即再次发问而这时响起的,却是自她被关进高塔后一直紧锁的大门缓缓开启的声音。

  难道,是前来夺环取骨的家伙?想到这里,小舞连忙跳出浴缸,尽管没时间穿好衣物,还在滴水的长发也来不及扎成蝎子辫,但她还是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就算自己现在魂力全无,也不能让对方全身而退。

  可是,当门完全打开,塔里昏暗的灯光照亮了来人的脸孔时,小舞的视线霎时被盈眶的泪水模糊了。

  「哥!」两年的空白顿时被这仅仅一个字填满了,小舞张开双臂,飞扑进唐三的怀里。

  「哥,真的是你吗?」小舞跟自己魂牵梦萦的爱人抱了个满怀,看着高出自己半个头的高大身躯,不由得双手抱住唐三的脸庞,泪眼朦胧地问道。

  「嗯,就是我啊。」唐三原本还有点局促,这时才露出一个熟悉的微笑,同时捧起小舞娇小的面庞,用手轻轻擦去她的泪痕。

  「哥,我好想你!」尽管有千言万语想对意中人诉说,可是现在小舞现在只想跟唐三相拥到永远。感受着唐三深情的目光,呼吸着浓郁的男子气息,小舞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浓密的睫毛纤毫毕现。

  看着小舞红润的唇瓣轻轻翘起,唐三的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思考再三,唐三终于握住小舞的后颈,笨拙地将自己的嘴唇凑了上去。双唇贴紧的瞬间,两人的身体同时一阵战栗。

  正当唐三闭目感受着唇瓣的温软时,一条调皮的香舌偷偷撬开了他紧闭的双唇,在他的齿间游走。唐三忍不住瞪大了双眼,极近的距离下,只看到小舞面色绯红,恶作剧的目光中藏着几分羞涩。

  这个时候当然不能怂啊。唐三大着胆子张开双唇,尽情吮吸着小舞的香津,两条舌头也纠缠在一起,互相挑拨。

  好像只过去了几秒钟,又好像一个世纪那么久,两人的唇瓣终于依依不舍地分开,拉出一条淫靡的细丝,垂落到地上。

  虽然初吻在魂师大赛的时候就给了哥,不过肯定还是这个更加让人印象深刻吧。小舞心里暗想。如果说当初那个吻是令两人的关系从兄妹升华的关键的话,那么这个吻就是小舞为突破最后那道关卡所下定的决心。

  两人就此沉浸在热吻的余韵中,开始久久地对视,最后还是唐三眼珠忍不住往下一转,随即面色一红。小舞好奇地跟着唐三的视线向下看去,两个圆鼓鼓的小山包浮现在自己的视野里,小舞原本就已经红透的面颊顿时又升起一阵热气。

  眼看小舞手忙脚乱不知道到底要不要遮住自己的私处,唐三总算主动了一回,伸出右手覆上了小舞的左乳,所及之处满手的温软。小舞两年前就已初具规模的乳鸽此时已经长成了丰满的小白兔,在唐三的爱抚下仿佛跃跃欲试,虽然不是没有妄想过三哥如何玩弄自己的身体,但是敏感的部位还是实实在在第一次被异性触摸,一阵战栗之后,小舞已经全身僵硬,手足无措。

  这个时候男人就该发挥主导作用了,在全身绷紧,十分紧张的小舞面前,唐三仍持续着对乳房的爱抚。小舞的乳球刚好能填满唐三的手心,在唐三大手的揉捏下,细腻的乳肉从指缝间溢出,娇嫩的乳尖则在手掌的刺激下站立挺起,随着摩擦越发地敏感。

  唐三的左手也没闲着,撩起一束小舞几近着地的发丝,凑近鼻尖,接着顺着发丝慢慢贴近小舞的耳边。

  「小舞,你好香啊。」唐三一边说,一边舔舐着小舞已经发红的耳廓,最后还不忘用牙齿轻咬可爱的耳垂。

  还是处女的小舞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娇躯一软,瘫倒在唐三的肩头。

  「哥—— 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就要了我吧—— 」一道细若蚊吟的呢喃飘入唐三耳内,声音虽小,却是充满了娇媚。

  唐三闻言,轻吻了一下小舞的额头,接着用公主抱将小舞抬到了床上。

  小舞轻轻一甩头,缎子一样的秀发平摊在床上。虽然还滴着水,但两人都无瑕把它擦干了。

  小舞还是有些害羞,虽然上面已经被唐三看光光了,但是左手还是下意识地遮掩着私处。

  唐三温柔地包容了爱人的羞赧,先是对着小舞又来了个足以窒息的深吻,在她脑子被吻得昏昏沉沉的时候,顺势一口咬上小舞胸前的蓓蕾。浑圆的乳峰之上,粉嫩的乳头被刺激得越发坚挺。

  「哥,不要咬啊,以后小宝宝还要、还要喝奶的啊!」唐三原本只是用牙齿轻轻研磨乳尖,可是小舞被唐三吻得身体极其敏感,快感和痛感混合在一起完全分不清,生怕乳头被唐三咬坏了小宝宝没奶喝。

  「小宝宝?你要生谁的小宝宝啊?」唐三玩心忽起,不再下嘴,只是用双手的拇指和食指搓捻小舞的乳首。

  「三哥,人家要给三哥生小宝宝啊!」小舞此时已是意乱神迷,尽显小女孩的娇态,与平常大姐头的作风判若两人。

  「那你还叫我三哥?」唐三轻轻拨动小舞的双乳,晃起一阵乳浪。

  「……老公—— 」良久,小舞终于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羞得不敢直视唐三的眼睛。

  但同时,小舞也放下了少女的矜持,慢慢移开了左手,秘密花园彻底展现在唐三的面前。

  只见纤细的腰肢尽显迷人的曲线,小巧可爱的肚脐往下,小舞引以为傲的长腿交织并拢,露出一道只要是男人都想一探究竟的紧致细缝。而更让人血脉贲张的是,小舞粉嫩的耻丘之上居然没有半点毛发,雪白的肌肤上甚至看不到毛孔,极具视觉冲击。

  「小舞你底下没有毛的吗?」已经看呆的唐三无意识地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人家就是天生没长嘛。」小舞心里不由得一阵紧张,当初跟宁荣荣和朱竹清同住的时候,两人就对小舞的体质啧啧称奇,暗自羡慕,反倒是小舞担心自己异于常人,会被唐三讨厌,「三哥你……不喜欢吗?」「喜欢,我当然喜欢了!只要是小舞的身体,我全都喜欢!」看出小舞神情不安,唐三马上出言安慰。

  像是在用行动为自己的发言打包票似的,唐三温柔地分开小舞的双腿,俯下身子,仔细观察起小舞的无毛嫩鲍。

  即使双腿已经分开,小舞的美鲍依旧严丝合缝地闭紧,唐三压抑着自己狂跳的心脏,试着伸出手指将其剥开。手指触碰到私处的瞬间,小舞如同触电般全身一抖。

  「放心吧,没事的。」唐三看着小舞的眼睛作出保证,接着颤抖着将两片阴唇左右分开,从没有男人见过的处女地终于彻底映在唐三的视网膜上。

  被唐三炽热的目光注视的桃源里尽是晶莹润泽的嫩肉,蜜穴深处是一个好像连手指都无法通过的小孔,小孔四周的薄膜宣告着少女的纯洁,马上,这个地方就要被粗大的肉棒刺穿。

  「小舞,我忍不住了,你……」本想再用舌头玩弄一番小舞的花蕊,但唐三被压制在裤裆里的胯下巨物此刻已是硬得发疼了。

  「我准备好了,三哥你进来吧。」小舞会意,小脸又是一红。

  唐三刚解开裤子,一条散发着热气的紫红色巨物随即弹跳而出,浓密的阴毛和鼓胀的睾丸无不强调着自己的存在感。

  就是这个东西待会儿要夺去自己的纯洁吗?第一次见到成熟男人的阳具,小舞带着羞涩与好奇注视着眼前的肉棒。

  唐三扶着自己坚硬耸立的肉棒,对准那道紧闭的细缝,挺身缓缓进入温暖湿润的腔道中。仅仅是龟头前段被温热的嫩肉重重包裹,射精的快感就源源不断地涌来,唐三保持着动作不变,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才把这种冲动压下去。

  接着,唐三覆上小舞的身子,两人双目直视,两人的眼神里满是对对方的爱意。

  「小舞,我爱你!」

  「哥,我也爱你!」

  互相传达出自己爱意的同时,两人的唇瓣重叠在一起,而随着唐三的挺腰抽插,小舞保留了十六年的处女身终于献给了自己的爱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