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奸了我的女朋友
强奸了我的女朋友
刚升入高中时,发现我们班女生特别漂亮,基本上可以说全年级同年龄段的美女都在我们班,连其他班的小男生也没事肇事的往我们班上跑。至然本班也不会袖手旁观了,俗话说的好,肥水水不入外人田,班上男生绞尽脑汁终于将各大美女逐一搞定,只有我们的班长没人敢上。多怕是知其不易,知难而退。但这一切并不发生在我身上。

  班长比我大几个月,长的自然是最为出众。都说她的眉目最为诱人,有一种极为强烈的雌性,相书上说的内媚之相大概如此;而且她十分热情,对我们都一视同仁的关心爱护,像个大姐姐似的。当然我们都被她管的服服帖帖的,不仅仅因为班长的美貌,只是为了得到班长大姐的一声轻呵淡指,刚开目的小男生当然没有女孩懂得多,但我那时侯就已经知道我想要和她作什么了。

  王蕾对我相当的好,每次有什么事总是第一个告诉我,比如成绩公布了你第几第几,有好电影看了一起去么,家里的白兔下小了帮忙照料。她老说我象她弟弟,但我知道她是独生女,父母都在深圳工作,只有一个外婆和她一起住。她要我叫她王蕾,我也乐意当她的弟弟,毕竟这是个不错的职称。而且我也很喜欢她。

  她就坐在我后面一桌,我很喜欢蹲下来拾笔,因为可以看她的内裤,她喜欢穿红色的内裤,这是我多次观察的结论。她经常在我背后写字让我猜,每每都被我猜错而变成一场欢乐。有时我们还坐在一起讨论作业,而我却时常将手探入她的裙底,轻轻的偷偷的用指尖抚摩她的大腿,多数时候只是裙角。我知道她让我摸的,因为几次我的动作都很大。

  如果只是这样,我当然不会认为终身难忘,因为以上不过是青春期少男少女的冲动而已。我不认为那是值得骄傲的资本,我喜欢王蕾,喜欢她的漂亮,喜欢她的气质,喜欢她的温柔,喜欢她的一切包括美丽的身体。而我不会只拥有王蕾对我的好感而满足,而我更要在肉体和精神上征服她。注意,是征服。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段故事。

  憋了很久,看了很多部A 带,手枪打了n 次,我终于鼓起勇气,要强奸我的王蕾,就在这个星期六晚上。王蕾的外婆不在家,去乡下。王蕾要我去陪她。我不知道她是否会留我过夜,但我是不会在天亮前走的,因为我今夜要强奸她。

  王蕾家是独门独院的别墅,四周少有人家,如果王蕾要喊救命也没人能听到。

  王蕾家的庭院很大,而且还立着一根电线杆,我喜欢立体强奸。上帝呀,这一切都是在成全我。

  王蕾开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 点钟了,夏天的天黑晚这时也黑了。王蕾穿了一条很薄的丝裤,大概是图家里方便穿的。上身是短衫,衬着胸部鼓鼓的。

  我不是个猥琐男,因为我进门后不会忘记关门,我不是个伪君子,所以我就是强奸也要直白白的说出来。

  “王蕾,我要强奸你!”

  她尚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我已经冲到她的面前,一双有力的手直冲她饱满的胸口,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纤纤玉手来不及回师胸前,我已经将她的两个乳房恨恨的抓紧了,我的力气是如此的大,以至于将她的乳房抓扁了,拇指几乎处到了食指。

  王蕾吃痛的发出一声惨叫,但很快就被我跟上的嘴封住了,我竭力用嘴唇咬住她的嘴,使她只能发出恩恩的呼声,但即便是声音再大,这地方也没人能听见,听见也不能怎样。我趁她挣扎之隙,挺起一条腿,欺入她的两腿间,使力一提,起!王蕾的身体就悬空了,接着又就势被我推到了电线杆上,丰满的臀部紧压着电线杆,修长的大腿悬在空中不断的踢踏,但怎么也落不下来。

  王蕾被我封住了嘴巴,可是眼睛睁着,初步反应过来后,她拼命的甩者头,双手使劲推在我的肩头,想挣脱我,呵呵,不要白费劲吧,我右手继续死抓着她的乳房,却腾出左手伸向了她的腰间,王蕾十分紧张,忙用手抓住自己的裤带,无奈她已经被我顶离了地面,只有脚尖那么一点点支着,而我却声东击西,不去解她的裤带,而是左手挤进了她的裤子里,极力一抓,满手都是,好肥厚的阴户!

  我啧啧的咽了口唾沫,王蕾终于找着机会挣开我的嘴唇,“救命!!救……” 很快又被我封住了,左手也没闲着,伸进了她的内裤里,在肥厚的阴唇上使劲搓,来回的搓,我忽然感到嘴唇吃痛,扭开才发现王蕾满嘴鲜血,原来把我的嘴唇咬破了,“妈的,有个性,我爱死你了!”忍着疼,我握起左手虎口,在她阴户上狠命的拽了一把,连阴毛都拽落了十几根,王蕾这会疼的长叫一声:“啊……” 我恨恨的盯者她,“不要呀,救命,呜……”,一个东西塞进了她的嘴,那是我预备的一条内裤。

  这样,我顺利的完成了第一阶段战斗任务。

  王蕾的手在我背上抓的真疼,但我顾不上了,使劲一扯,拉段了她的裤带,两手一外一内,麻利的扯下了她的裤子,王蕾越来越紧张,她呜呜的喊个不挺,可是在我的搓动下,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不要紧张!啊姐”我淫笑着,三下五除二,扯光了她的上衣,抓起她的胸罩,往鼻子上一闻,好香!处子的幽香!

  哈哈,胸罩往天上一扔,饱满的胸膛映入眼帘了,那是一块尚未开垦的处女地呀!我张大嘴巴,咬了下去,王蕾嗷嗷的叫了起来,却又有莫名的兴奋,乳头渐渐红肿了起来,我明显感到她的阴户上湿漉漉的,左手摸的越来越爽,这带者点痛楚的爽中有着无尽的诱惑。

  王蕾开始恍惚了,她其实并不很拒绝我,她怎么会拒绝我呢?毕竟我们相处过这么多时间,是有感情。而且在我无意还是她有意间看到了她的内裤,我几次偷偷摸她的大腿,她只是狠狠盯我几下,嗔怒中甚至还带者点忿笑。虽然如此,她也不愿意就这样失了身子呀,她的羞耻心涌了上来,又挣扎了起来。

  “我叫你挣扎!”我顺着她的乳沟,腹部往下吻最后重重的吻在了她的阴户上,王蕾“哦”的长叫一声,拼了命的摇晃,但在我强有力的烈艳红唇和出色的舌技攻击下,王蕾溃不成军,双腿有力无力的颤抖,也分不清是挣扎还是经挛。

  我用嘴唇咬着她的阴户,用牙齿磨着她的阴毛,用舌头舔者她的阴唇和阴沟,阴豆。

  王蕾的脸越来越绯红,乳房上都渗出了水,她的挣扎已是有气没力,双手本是抓我的后背,现在竟抚摩我的头发来。她的十指在我的头发间战抖着,随着我每一次添进她的阴道里,她都痉挛的抓者我的头皮。忽然一股热流冲出她的阴道,几乎喷了我一脸,王蕾轻轻呻吟了一声,我兴奋的用舌头重重的舔筮着,用嘴唇吮吸着,混合着唾沫一起咽下肚去,啧啧!真是琼浆玉液!我托着王蕾的肥臀,整个脸都埋进她的两腿间,舌头直成一条线在她的阴道中有力的进出。

  王蕾则几乎放弃了,双手扶着我的头,十指嵌进我的头皮里;丰腻圆润的双腿蛇一样紧缠着我的脖子,下身前倾,以便更直接的接触我的攻击;头部略微后仰,轻暝双目,小巧的嘴巴里喃喃着,发出幸福的呻吟。两个涨红的巨乳有节奏的震荡着,从粉颈到酥胸到圆臀,构成一道诱人的曲线,大概,爱神就是这样的吧。呵呵,爱神,赐予我力量吧星星都一个个羞的眯上了眼。

  我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美妙的阴户,将她的的腿放下来,狠毒的盯着她,王蕾在我刀割似的目光下极不自在,她害怕的瞅着我,嘴角喃喃两声碎语。月亮象个巫婆似的爬上来,电线杆的影子里我的面容阴森可怕,远方不知谁家的狼狗恢复野性的发出几声呜嚎。王蕾死贴在电线杆上,几乎不能动了。许多年以后,我想起那夜,仍然后怕,我每次问自己为什么,我却总是叹息:禽兽!

  我是拽着她的头发将她提起来的,紧紧贴在电线杆上,我喜欢用最刺激的立体式来破她的瓜。王蕾只感觉一个热乎乎的硬物抵在下体,完了!她恐惧的闭上了眼,我也不客气的气沉丹田,照准玉门,狠命一送,一下子就没入了四分之一,整个龟头钻了进去。

  虽然有不少爱液润滑,巨大的冲击力还是让王蕾浑身剧烈的战抖,她不由死死的抓住我的脖子,好久才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乎,犹如冤死的恶灵坟场上的哭唱。我却顾不得怜香惜玉,动员了全身的气力暴充下体,鼓足了腰力扣关而入。

  王蕾的阴道极为紧窄,大概只有一个指头那么宽,然而我五厘米粗的鸡吧坚决的进入,每一次都比上一次狠,每一次都让王蕾痛楚万分。

  “救我!”她竟然发出这种声音!我狂性大发,双手托着她的大腿,用力外扳。处女膜倒挺坚韧的!我凝聚了全身的力气狠命往前一顶,只觉洞穿了什么,身体失去了受力凭借而向前靠去,将王蕾的双腿顶离了地面,王蕾这回没有喊声,却已经短时的休克过去了。她的玉门关终于被我攻克了!

  我的鸡吧趁势长入,二十厘米的长度绝对够她受的了,我竭力向前,但还是有那么一截在外面。看看她的身体全支撑在我的鸡吧上,我也有些吃疼,于是双手抱着她的腿放在腰间,鸡吧象一颗长钉将她钉在了光光的电线杆上。

  关键的第二阶段作战任务胜利的完成了。

  晚风吹来,微有凉意,王蕾终于恍恍悠悠醒了,她伏在我的肩膀上,下体火烤般的炽热,双腿每有神经脉冲都会生疼生疼的,“天哪,我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妈妈……”王蕾的泪如泉涌,湿了我的脖子。

  我知道要安慰一下她了,转过头,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水,在她耳边细细的说:“王蕾,好了,现在我们可以享受了!”王蕾痛苦的点了点头。我现在只好慢慢的将深处的鸡吧抽出来,抽出两厘米又回插一厘米,就是这样,王蕾也是疼的梨花带雨,娇容失色,我耐心的来回磨搓着,将她的处女膜一点一点的磨掉,殷红的血顺着鸡吧的出入渗了出来,聚成小细流,沿着她雪白的大腿流下来,化出美丽的痕迹,终于在她跷起的臀尖积聚,变成小血滴落下来。

  时间渐渐流失,月亮也躲到黑云后面去了。乌鸦骚动了一阵子又归于宁静,是的,宁静!王蕾竟不发出一点叫声!这怎么可以!我是强奸不是作爱!我的兽性逼迫我继续残忍的虐待她:干死你!

  我发怒的托起王蕾的大腿将她狠很的往电线杆上撞,每当弹起时鸡吧外抽,撞击时鸡吧前刺。你竟然不叫,看我不干死你!我放下她的大腿,拎着她的脚踝,以插在她体内的鸡吧为轴,将她反转一百八十度,这样我就面对着她的背了。我再次托起她的大腿,她的身体便往前倒去。

  我知道她没有昏过去,因为她的双手紧紧抱住电线杆,我在后面猛刺,她的身体几乎是水平的了。我几乎没用什么A 带上的技巧着数,也不管什么九浅一深,八浅二深,只一味的猛冲猛打,在现在看来,太对不起王蕾的初夜了,只是那时我狂性发作,顾不了许多了。

  我继续发狂的攻击着王蕾,当我感觉她的阴道正在收缩,鸡吧被紧紧的包着时,我知道她要泄了。我放下她的腿,靠近了她双手绕过她的头发,在她胸前挤压,也在她耳边用舌头甜着。

  “杰……”我终于听到了王蕾嘶哑的声音,原来她已经喊哑了喉咙,“杰……饶了我吧!……”我感到王蕾的体内有一股热流冲出,泡的鸡吧爽唰了,但我并不想就射。但看样子王蕾短时间内是不行了,也不再抽拉,保持这个姿势一边舔着她的脸庞。

  好一阵,王蕾才无力的转过头,哀求到:“杰,我是你的人了,你难道不能温柔点么?”我无言可对,我怎么能那样对待我的王蕾呢?我后悔的连吻连吻,王蕾闭上了眼,任我在她的粉颈温柔的亲吻。

  月亮悄悄移到了东面,看样子,王蕾是不能再来一次了,我的鸡吧却还鼓鼓的,憋的我难受死了,干脆,自己解决算了!然而,此时王蕾却温柔的睁开眼,天哪,原来王蕾睁眼的动作这么好看!憔悴而又不失尊严,微怒中含有关切,我几乎为之倾倒了,碎银似的月光透着头发的凌乱,映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我心中竟然涌起一丝圣洁,这就是我美丽的王蕾么?

  王蕾点点头,我刚想说些什么,她的手指捂住了我,用嘶哑的声音说:“杰,王蕾的第一次是你的!是你的!”

  王蕾说完,竟蹲了下来,直面我挺直的鸡吧,先吹了吹,张开嘴,一口将我的龟头吞了。我一个寒蝉,双手楼住了王蕾的头,“我的好王蕾!我爱死你了!” 我爱怜的抚摩着她的头发,面容。由于将半个鸡吧吞进了口中,王蕾的脸鼓鼓的。

  她用舌头来回舔着鸡吧的凹槽,用嘴唇磨搓着我的龟头,还用她那细细的小碎牙在我的马眼上极为轻轻的啃咬!王蕾的口技竟然这般好!看样子她平时也偷偷看过不少A 带,现在正好实践了。

  王蕾还会鼓起腮帮子吸,嘬着我爽的从天到地,上山入海似的,浑身3 万6千个毛孔没有一处不舒坦。终于我的腰里一酸,两腿发麻,便将鸡吧再送深一点,直卡在她的喉咙上,狂泻不止,都冲到她的胃里了,少许可能到了气管里,憋的她直咳嗽。

  我赶紧抽出来,还有一点,便对着她的脸射了,满鼻子满眼都是,王蕾一个小呕,嘴角溢出一道白浆,煞是好看。王蕾,我终于完完全全的强奸了你!虽然这次没有让你的子宫爆满,虽然没有让你温柔的体验,但你终于还是被我征服了王蕾还是没有留我过夜。她说她要一个人静一静。我没有强求,我已经达到了目的,我已经征服了王蕾。王蕾要清静,我可以理解,毕竟她的第一次。其实也是我的第一次。

  【完】